对中国人而言,“以武行侠”的江湖世界通常可以被看作两面,一面是传统侠义文化从精神层面到具象的一个形象投射,一面是关乎我们每个人在现实生活外的一段绮丽梦境。
  梦里面,有东邪西毒,有五岳剑派,有飞刀,有盗帅,还有大哉昆仑。虽然我们都很清楚,不论正邪纷争的快意恩仇,还是神乎其技的武林秘笈,那样的江湖离我们都太过遥远,远不可见,所幸金庸古龙等造梦大师依然为我们与江湖之间留下了一根拉近彼此且足以产生极大共鸣的纽带。这根纽带既可以是洪七公生平挚爱的大内御膳“鸳鸯五珍烩”,也可以是丁鹏每天在路边小摊用来果腹的六碗阳春面。一道道闻名久矣的佳肴小吃,让一段段耳熟能详的江湖传说平添了温度和味道,也让我们真正可以靠近侠客绮梦,品味江湖情仇。

有人说,中国人的理想人生境界是少年游侠、中年游宦与晚年游仙;也有人说,中国人都有着非常浓厚的武侠情结。在这里,虽然都是侠,但游侠和武侠之间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司马迁认为,游侠是对一种群体的定义,这种群体守信、讲义气,救人于厄难之中却不见得有高强武功。他们强调的是精神气质,而不是打斗本领;他们“不轨于法”,既包含了在不同阶层、文化、种族间的自由流动,也是对于各种规定与世俗条框的反叛。如果说“中年游宦”和“晚年游仙”因为社会阶层的天然屏障,导致在全民统一性上还不算十分突出,那么,“少年游侠”之于中国人则无分庙堂市井,是每个人都能够外放于言行举止的精神指引。

这种游侠文化一直发展到唐传奇,侠客杀人于千里之外的神奇武功开始得到凸显,而日后各种各样的游侠文学及论述,也逐渐走上了这条路。从单纯对行侠仗义、勇于反叛的理想精神弘扬到以武犯禁、仗剑行侠的江湖争斗,从游侠诗文到武侠小说,从现实生活走进成人童话,这是游侠到武侠的转变,也是人文世俗从理想主义到浪漫主义的转变。
  当武功高低成为了江湖世界衡量是非的重要因素,比任何权势或财富都要重要;当江湖中人惯用比武来解决一切的问题与纷争。不得不说,这样的江湖虽难免血雨腥风,却也因为极简而变得多了几分浪漫。

其实,游侠也好,武侠也罢,在变迁的过程之中,行侠的表现形式虽发生了变化,但“侠”之一字却始终是侠义文化在我国传统文化中无可替代的落脚,一如金庸在人们心中矗立起的一座侠义文化丰碑——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在充斥着梦幻色彩的江湖世界里,有秘笈神兵,有快意恩仇,还有掉下山崖后即刻改变人生的奇遇,几乎所有事物都是一个又一个超现实的存在,让人可望却永不可及。

  庆幸的是,“民以食为天”的定律在那个梦幻江湖里同样适用。不论是做工繁复如黄蓉以兰花拂穴手烹制而成的“二十四桥明月夜”,还是粗鄙如古龙小说中常见的硬面饼和冷牛肉,江湖人也都是要吃江湖饭的。

  而且,当饮食置身江湖,就如同寻常可见的物事置于梦中一般,现实与超现实的完美融合,总能够让许多传统饮食轻易迸发出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活力与想象力,引人垂涎不已。譬如,黄蓉为洪七公精心烹制的“好逑汤”、“二十四桥明月夜”、“玉笛谁家听落梅”等美食,取材多为寻常物事,但其烹制过程中呈现的奇思妙想与取名所暗藏的诗情画意却十分梦幻。

“好逑汤”是指荷叶笋丁樱桃酿斑鸠,竹笋喻君子,樱桃喻美人,斑鸠合《诗经》中“关关雎鸠”之句,从而引申出君子好逑之意;“二十四桥明月夜”的做法相对繁复,先把一只火腿剖开,挖了廿四个圆孔,再将豆腐以兰花拂穴手削成二十四个小球分别放入孔内,扎住火腿再蒸,等到蒸熟,火腿的鲜味已全到了豆腐之中,火腿则弃去不食;最后,“玉笛谁家听落梅”其实就是一道炙牛肉条,把羊羔、小猪耳朵、小牛腰子、獐腿和兔子肉杂糅在一起,每五条粘成一条,共二十五种变化,合五五梅花之数,又因肉条形如笛子,故而得名。

我们也大可不必特别艳羡洪七公,因为在刀光剑影的江湖世界里,多数人的饮食状况是不可能尽如洪七公这种宗师级武林人物一般。要知道,江湖虽足够梦幻,但宗师、豪客与草莽之间的饮食条件,就如同其惯用的武功与兵器一样,也是有着很大差异的。
  例如,在《神雕侠侣》中,就有一段描写赵志敬与尹志平二人被小龙女尾随紧追时的饮食情景,“二人整日奔驰,粒米未曾入口,疲耗过甚……
当即找到一家饭铺,命伙计切盘牛肉,拿三斤薄饼。”这里的饮食便显得饥不择食,只求果腹而毫无美感可言了。

其实,就算是洪七公,在享受过“厨神”黄蓉为期一月的美食贿赂之后,往后也是以鸡腿加酒作为日常饮食,一如他们第一次碰面就是因为洪七公闻香而来,抢下了一只热乎油腻的鸡腿。和黄蓉手下那些精致的美食相比,一只油腻的鸡腿本不应该具备足够的吸引力,至少在物质丰裕的现代生活里就少有人会真的在意一只鸡腿。但值得一提的是,有很多向往江湖美食的人在最初,却正是被洪七公或其他江湖人士手中那一只啃得满嘴都是油腻的鸡腿所吸引。
  原来多数人从江湖梦里更容易得到共鸣、勾动馋虫的,始终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可以找到印证的饮食。又或许,江湖饮食如何其实并不重要,无法真正知其味的人们也未必就是真的对那样的饮食垂涎若渴,它们不过是纷争江湖里的人情点缀,人们向往的还是它们所置身的江湖——如果可以,就算和洪七公在华山之巅一起品尝鲜炸蜈蚣,又有何妨?

风波庄,一家以武侠主题闻名的特色餐饮连锁店面,正式创立于公元2000年4月28日,总舵位于合肥市长江中路梨花巷古树下,被如今的餐饮江湖广泛誉为“江湖圣地,美食乐园”。
  在这里,有店小二的吆喝式服务、有各大门派的座次之别,所有的布置与安排,都只为尽力去靠近我们心中向往已久的江湖梦。当我们暂别庸碌生活的琐碎,完全可以邀上三五好友,进庄共享一曲笑傲江湖,把玩几处刀枪剑戟,你做东邪我为西毒,一起闲话各路江湖过去发生或正在发酵的盛事趣事。还有更加重要的是,只有在这里才能够品尝到大力丸、化骨绵掌、血饮狂刀、叫化鸡、玉龙戏珠、玉女心经、缩骨大法、一统江湖、紫霞神功、大力金刚腿等早已是声名在外的新奇江湖美食,口味独特且南北适宜,银钱花销还不大哦。
  试问:这样的酒家,这样的江湖,我们还能上哪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