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古时,五月,因为多阴雨,衣物谷子容易霉烂、农作物也容易遭受虫害,有“恶月”之称。至六月入伏后,天气好转,诸事皆宜,适逢麦子新收,食用由新小麦制成的汤饼(面条旧称),被人们视作祛除恶气的象征,在《荆楚岁时记》中亦有“六月伏日食汤饼,名为辟恶”的记载。时至今日,面条的身影早已经遍布我国大江南北,品种之丰满足了各地民众的口味,成为诸多人气门店特色经营的主打美食。

  对于中国人来说,面食向来是备受推崇的食物,全国各地都能寻到特色鲜明的面食,尤其是生活在大西北的人们,不论走在哪里都会心系面食,自有“南米北面”的食俗俚语流传于世。而在众多面食当中,面条则堪为其中翘楚,承担了面食界大部分的荣耀,经过千百年的积淀、传承与创新,成为各地民众需求量最大的美食之一,约等于中国人的半口食粮。
  有人说,中国人是不是最聪明的民族尚无以论断,但中国人绝对是世界上最会吃的民族。关于这一点,不提八大菜系,不提满汉全席,就是简简单单的一碗面条便足以佐证。在面条的食用上,中国人同样吃出了功夫,吃出了文化,其花样之繁复,心思之精巧,令来自世界各地的食客拍案叫绝,是民族传统饮食文化组成中十分重要的一环。
  仅就加工方法而言,面条的加工便包含了擀、削、拉、拽、揪、搓、轧等;而因加工方法的不同,面条的形状又包括了长的、短的、宽的、窄的、厚的、薄的、方的、圆的、粗的、细的、扁的、片的等,五花八门。至于吃法和叫法,更是时有翻新,不一而足,诸如北京炸酱面、武汉热干面、山西刀削面、四川担担面、兰州拉面、陕西臊子面等,都早已是名扬海内外的民族特色美食。

  从目前我国可以查阅的历史文献中得知:最初所有的面食统称为饼,其中在汤中煮熟的则叫“汤饼”,即为最早的面条。至北宋后期,汤饼的形状逐渐固定为细长条形,“面条”的称呼随之产生。后来,也因为面条的形状“长瘦”,谐音“长寿”,各地纷纷出现了逢生辰必吃长寿面的风俗礼仪,宋人马永卿在《懒真子》中写道:“必食汤饼者,则世欲所谓‘长寿’面也。”
  另一方面,关于“南米北面”,是指以秦岭-淮河线为界的南北地区在主食构成上的区别,而非一以概之。南方人虽以米饭为主食,但面食同样是非常重要的小吃。而且,由于面食在南北饮食结构中所占地位的不同,造成了南北地区在面条的制作工艺和文化解读上存在着明显差别。
  在南方,面条是点心,是小吃,以蛋面为主,惯用小碗盛放,不放葱蒜、叶菜,多以酱油、榨菜相佐,面身精细且柔中带刚;在北方,面条是正餐主食,更讲究质和量,做面时,常加上时令叶类鲜蔬,用海碗盛上,佐以生葱、生蒜、香菜等,味重油多,面质厚实且刚中带柔,有嚼头。与此同时,在北方,如果说“要面”,人家只会给予面粉;但在南方,“面”即意味着已加工好的面条。

  作为我国饮食文化中的一颗璀璨明珠,面条不只是技术与艺术、艺术与文化的完美结合,其本身也具备着独到的食用价值。

含有维持神经平衡的必需维生素,同时还有钙、铁、磷、镁、钾、铜等人体必需的物质;

能使人注意力集中,为运动员肌肉的工作提供必需的葡萄糖;

不含脂肪,能够使胰岛素保持在正常、稳定的水平,进而保持血糖的长期稳定;

用硬小麦和全麦面粉制作,纤维素含量很高,不含胆固醇,适合高胆固醇患者食用。

  尤其是在酷热的三伏天,北方有句俗语是“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即三伏天里,面食的食用价值将进一步被放大。

⒈三伏天温度高,大量出汗会损失不少B族维生素和钾、钠等矿物,和大米相比,面食中的蛋白质更高一些,
B族维生素和多种矿物质也比精白大米约高出一倍,所以相比而言,吃面更有利于补充营养;

⒉在三伏天,一碗热汤面会让胃肠血管扩张,血液循环加快,使得内脏的散热加快,从而让人感觉倍加凉爽;

⒊到了伏天,人胃部的胃液分泌较少,消化机能减退,面食更易消化吸收。

  显而易见,面条行业经过数千年的传承与发展,已从日常主食衍变为一个更新更潮流的特色食品行业,并以其多样性满足了各地消费者的不同口味。如此看来,食俗恰逢大势,正是就汤下面好时机。

  私房牛肉面,隶属于必普创富,是中国营养保健骨汤面优秀产品,操作简单,出餐快,引南北食客垂涎。

  中式面食品牌,新推五粮杂面,相对精制面粉和稻米,营养、味道更出众,另有近百面食品种,满足多种口味,市场覆盖广。

  当云贵川的辣椒遇上山东人的面条,轻松造就舌尖美味,口感劲道,征服食客味蕾,侠义招牌,延续南来北往食客的武侠梦。

  不同的地域形成不同的饮食风俗,而我国的饮食结构因幅员辽阔,即便从世界范围来看,也是属于相对驳杂的。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条依然成为了我国饮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可见其无与伦比的独到魅力。